三江雪

痴迷 一


『.....给我....』身下人难耐地喘息扭动着诱人的身体,祈求着满足,白发铺散在蜜色的肌肤上,是正令人心动的弧度
『不清楚说出来的话,别人是不会知道你想要什么的...这话是你教我的』
挣扎着的人听了,似是气不过地更加颤抖,于是
对上了那双染血的金眸

『茨木大人!今天是国际反枕日,该给小妖刀阁下打.........啊!』
扫地工被突然坐起的茨木吓了一大跳,跌坐在了地上
『啊抱歉,吓到你了吧』
『不不不不用的!是我打扰了大人的清梦!』小纸人慌忙爬起道歉,毕竟自己是阴阳师大人随手折出的纸片,而眼前的却是平安京稀少的ssr式神。虽听前辈说这个寮风气清明,大人们都很体贴温和,可才生出意识的小纸人却为自己的冒失懊悔不已,生怕又变回一张纸
 『清梦吗.....』
那位大人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,小纸人纠结地立在一旁,犹豫着要不要再打扰他一次
『你出去吧,告诉晴明大人,我会准时到的』
在小纸人要开口前,茨木轻笑一声回过神,打破了沉默
『大人的声音真好听』
小纸人这么想着,退出了居所,体贴的关上了门,正好错过了那好听声音的低语
『一目哥哥,您今天会来吗』

『早上好啊宝宝们,今天也要打起精神来啊!我们的目标是!全家能打!』
总是那么有活力的阴阳师一如既往地在早餐时间出现,赶走寮内最后一丝未醒的困顿
『木木啊,今天博雅会带酒吞来哦』晴明扶了扶眼镜冲茨木挤眉弄眼,声音很轻,但撮合的意思却一点不少『那可是昨天刚刚召唤的,小小的酒吞哦,你要的话阿爸偷偷给你抱过来,等博雅发现的时候,他已经很依赖你啦哈哈哈哈哈哈』
茨木刚想开口,阴阳师的笑声却已被打断了
『阿爸,吃饭的时候不可以分心,小心呛住』
于是晴明笑呵呵地转过头『好好好,都听我们连连的』
得到了满意的结果,一目连笑了笑,冲桌上各位式神打了个招呼,便又匆匆离开去准备今日所需的配给了
这个阴阳寮并不非,阿爸不穷又无心斗技,是以寮中式神间多了些家人般的味道
  一目连是第一位被召唤出的大妖,也是唯一一个被阴阳师自己养大的式神,阴阳师平时不说,众人也知道那是他真正的心头好。所幸这位风神大人力量强大又处事公允,平日温良恭俭让,与友寮家那位脾气暴躁的一目大人完全不同,寮内上下对他没有不服的
  待一目连备好了一天的粮水,阴阳师抱了抱他才跳上了车
 『呐,木木啊,你看你也快六星了,还是个大龄单身男式神,刚才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』
嘿,还以为躲过去了呢
茨木无奈地叹了口气,看着阴阳师兴奋的眼睛开口
『阿爸,您也不是第一天当阴阳师了,您也知道,传记里的是真正的那位大妖的故事,我们只是用咒召唤的式神,借了大人们的名姓与力量,感情与经历却是不同的。您这样强行凑cp,怕是会被支持式神婚恋自由的大人们拉住做上一场』
  看着阴阳师有些委屈的眼睛,茨木只能又说『况我已有了心悦之人』
『哇真的吗!是哪家的小宝贝儿啊!长得怎么样,打算什么时候带回来让阿爸看看啊』
『阿爸,博雅大人在车外看你很久了』茨木不动声色地拉住晴明的袖子,将他送下车,冲背弓的贵族耸耸肩,看了一出『捶你胸口』的戏,才慢悠悠的下车
『我的心上人,可是阿爸你的心头肉啊』

『刀刀!看阿爸带了什么回来!』
日暮时分,阴阳师踩着橙色的日光一路跑回了阴阳寮,可能是沾了博雅大人的欧气,今天难得出了几个不错的亮晶晶
 『阿爸当心脚下』
不知第几次扶稳被樱花树根绊住的阴阳师,一目连叹了口气
『妖刀阁下和姑姑练了一天,方才已被红叶小姐带去结界休息了,御魂还是照例让阿川先收着,明日再调整分发吧』 说罢,一目连又冲刚进门的车架扬声道『大家今日出征辛苦,饭食已备好了,博雅大人也请留下一同用饭吧』
源博雅跳下车,冲一目连一点头,从背包中拎出一个小葫芦『我家昨日来了个酒吞,将他育成到四星后便赠了我这个,今日便一起用了吧』
『好你个博雅!不是说好把小酒吞给我家木木养大的吗!』挂在一目连身上的阴阳师突然跳起来,拉住了源博雅的手臂
武士也习惯了晴明的突然诈尸,稳稳握住他的手,把葫芦给了一目,又向屋内走去
『你家茨木并不仰慕酒吞吧』
『啊天啊!你早知道的话怎么不和我讲.....』

  阴阳师笑闹着走远,于是庭院又恢复了安静,最后的日光也终于被云朵吞没了,只留下几多倔强的橙云不甘安眠
 
『有劳了』
  一目连对开始上工的灯笼鬼露出一个礼貌的笑,灯笼鬼便成了一个巨大的灯笼,摇摇晃晃地漂浮在风神身前
  『连哥』
『嗯?』
向屋子迈开的脚步为呼喊声停住,一目连转过了身,看到了那头比灯笼更明艳的发
『木木没和他们一起过去吗,今天辛苦了,没有受伤吧?』
『...还好,博雅大人家的天狗很强,对面没什么机会出手』
『那就好...我们的茨木已经是个强壮的大妖了』
『...不,我还远不够』
『别急呀,晴明大人的达摩已为你备好了,你马上会和天狗大人一样,甚至更强了』
『嗯...连哥,你也饿了吧,我们边走边说』
茨木迈开腿,看着被灯笼映红的一目连的侧脸,有些低落
还是被当成小孩子看了啊

『连哥,喝酒么』
身负巨大黑翼的大妖拿了两个杯子,在走廊上坐下。今夜无风,月色与灯火跳动一同在整洁的狩衣上
一目连接过月白的酒蛊抿了一口,微微一笑
『神乐大人家的妖狐今日照常来过了,一如既往地严肃活泼』
  大天狗呛了一口,刚想开口反驳便对上了风神深邃的眸,于是少年情怀憋成了三分欣喜七分羞,只好装模作样地说起和歌
    私心藏密意,却不觉形于颜色,吾身之忧虑
    怎得人人探问,为谁若有所思

  许是月色撩人,许是神酒醉人,二位大妖道别时,阴阳师与式神都有些不清醒了
  满腹心事而未能畅饮的茨木童子,忽然就被朝思暮想的人扑了满怀
  爱人的发是香的,唇是软的,吐息间带出甜,直想让人束缚住他纤长有力的手足,让他再无法挣脱怀抱
  鬼使神差地,茨木这么想着,也这么做了,直到金色的细链禁锢住醒过来的人,他也无法劝服自己就此放手
         tbc

 



宝贝儿美我一脸>///<